当前位置:潇湘首页>现言>谁曾见过风

                            无法燃尽的界限

                            书名:谁曾见过风|作者:时赐南针|本书类别:现言|更新时间:2019-04-23 16:52:44|字数:3419字

                              “睡的好吗?”我问

                              一边找咖啡豆一边抬头看从卧?#39029;?#26469;的凛,她已经收拾得妥妥帖帖,全黑半高领开司米毛衣,齐腰黑皮衣,下边是轮廓立体的黑?#30097;?#38420;腿牛仔裤,头上戴着同皮衣呼应的皮革?#39057;?#36125;雷帽,不同色系,层次?#32622;?#30340;黑,和耳边恰到好处的金属?#19981;?#32819;饰点亮了全身,看不出喜悲的空无表情,拒人于十里之外。

                              “咖啡早餐什么的,我们在路上吃吧,附近有一家西点屋。”我忽略了她手上的背包。

                              “哪里?”

                              “弥间山。”

                              “做什么?”

                              她头侧向卧室。

                              这栋建筑从厨房到卧室到客厅,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门,全?#21152;?#24148;布垂下来做隔断。

                              幔布上是手工绘制的一些中国上古神怪,哪吒,巨灵神,火神共工等,瑰丽邪魅的水墨黑白画像。

                              “你过来摸摸,”凛扯着幔布的一?#24688;?p>  只被图案吸引却丝毫没有察觉到,真正使那些画像呼之欲出,灵动飘逸的,是画布的质地,纹络,自然和时间赋予的成色。

                              “这触感,好像女人胸口的肌肤。”我有点惊讶,脱口而出,感叹道。

                              在凛面前使用这些未成年敏感词汇的时候,我从未感到不自然,我们逐渐建构了一种有趣非凡的默契。

                              “这是莲丝?”

                              “这种布料是我们在缅甸旅行的时候偶然遇到的,?#21738;?#31179;初,莲藕收成之时,含光寺的僧侣们和信众会合力制作莲丝布,他们会将这种耗费数月,靠天气好坏,古老繁重的?#23478;占由仙?#26126;保佑,方可成就的手工织布,?#25342;?#32473;他们信奉的神像加持,或是做成法事的经幡,或是用来抄录经典,或是制作身上衣物……”

                              往事历历在目,阴影无声无息,悄然攀附上她的脸庞,蔓延至眼角,唇,下颌……

                              “这种布料,正好跟我,”她抢白我的话,“正好跟一游的设计贴合,你不知道你画草稿的时候,眉毛都拧巴成一?#29275;?#20955;冲我露出她特有的,痞气的笑,“后面我?#33151;?#20599;看了。”

                              循着导航指引,行驶迢迢近四十公里,往千?#26029;?#20837;?#21364;澹?#24357;间深山驶去。

                              “藤原夫妇是日本为数不多,还在坚持做天然植物染织的匠人,开始琢磨服装制作之后的,差不多每年我都会来这里拜访他们,收集他们的作品。藤原太太负责手工?#21335;擼?#34276;原先生则负责采集染织所用的中药材,植物染织布料。前些时候,他们给我来?#29275;?#35828;他们收集有这种珍贵的布料……”

                              日本我来过多次,但感受到日本与他处的不同,这是第一次。工业快速席卷成熟化的热?#20445;?#27809;有将这里改变得面目全非,一切还是在江户时代的步伐中,不疾不徐地迭代行进。

                              ?#31561;?#25104;林的参天古树处处可见,神社寺院,旧式宅邸,香火缭绕的地藏菩萨,年轻姑娘着木屐单和服,优雅缓慢流动着的,是浮世绘般的风景意境。

                              我们在一家点心屋前停下来,出发过于匆忙,只能在此地寻觅拜访藤原夫妇所需的心意。

                              “请给我这种礼盒,”我操着半生不熟的日语向柜台,身着棉布条纹和服的中年男子说道,凛在一旁扯着我的衣角,戴着深黑墨镜,脚不停摩挲地面,好像此间有令她不知如何自处的东西。

                              “啊,这不是那位小姐吗?”中年男子眼睛一闪,惊诧地叫道,“阿藤妈妈,你出去来看,是那位小姐。”

                              凛叹了口气,快速摘下眼?#24403;?#24685;毕敬地站?#20445;?#25442;上一副?#38498;?#23376;的笑容,微微向那位先生和闻声出来的女士鞠躬打招呼,“您好,两位好久不见。?#34180;?p>  “什么那位小姐,孩?#24433;?#29240;真是上年纪了,”那个微胖但慈眉善目的中年妈妈桑嗔怪似儿的扫了一下她先生的头,“是宫本凛?#26377;?#22992;呢,好久不见,还是跟瓷娃娃一样,漂亮得没法说啊。藤原先生上次下山来想买,但时节不到没有做的芋泥团子,烦请一起带过去吧。村里的人不时还会聊到上一年的秋日祭,两位小姐跳的?#21543;?#20048;舞?#20445;?神乐舞是指为了要祈祷,在神面前,让神开心而跳的日本古有的舞?#28014;#?#29616;在很少年轻人会跳了,对了,那位瘦瘦高高的小姐呢?叫什么来?#29275;可?#32455;小姐?”

                              我心里一颤,全身血?#32791;?#22266;,不敢转?#21857;?#30475;凛。

                              “妈妈真是的,又不是撒豆子,这么一套一套的,让人家怎么说话?”中年男子带着无可奈何,向我们?#24863;Α?p>  “哎呀哎呀,不好意思,太久不见,一高?#21496;退?#20102;这么许多。对了,今天店里新做了很多水羊羹,我记得纱织小姐?#30475;?#26469;都会带很多回去……”

                              凛双手撑住点心展示柜的一角,依旧笑语盈盈,“那就麻烦冶源先生帮我?#21069;?#19978;这几样吧,麻烦了。”语气轻快,无?#30001;?#20307;发出难以抑制的颤抖。

                              ?#21543;?#32455;没有跟我在一起,”我看到凛难?#22278;?#35273;地紧握拳头,纤长细润的指甲深深嵌入肉中,风轻?#39057;?#22320;,戴着棱角?#32622;?#30340;面具,说道,“她受到神明召唤,动身前往一个全然?#21543;?#30340;国度,一片没有边际,无思无想的乐土。或许,?#32469;?#25105;,那才是属于她的所在。”

                              耳语般的声音,只在我的耳边徘徊不去

                              车?#26377;?#36827;入弥间山山脚下,蜿蜒崎岖的山路开不进去,我们转而步行,徒步缘溪涉林,山?#21543;?#28145;,芜青葱翠,鸟鸣虫响中,蓦地跳跃入眼?#20445;前?#22320;连天的“金黄海浪?#20445;?#34276;原先生和太太一起种植,超过三十年之久的二十亩稻田。

                              穿过横贯过稻谷的垄道,再越过一畦一格,五花十色,生长着西红柿青?#26041;?#33756;之类的菜园,两层古老日式建筑才呈现在我们眼前。

                              “河西,快出来,凛?#26377;?#22992;他们到了。”一位头发如雪,在?#38498;?#32510;成一个圆髻的老太太,正在院子里给鸡撒食,?#23545;?#30475;到我们,叠声唤屋内的丈夫。

                              “拜访藤原夫妇?#36127;?#25104;了我和纱织的一个惯例,不管是春日还是秋分来临,甚至有时在大雪纷纷的寒冬,也要去拜访他们,布?#29616;?#26159;一个连接,真正让我们想要亲近的,是他们的生活。纱织说,她想和我一起建立那种生活,只有两个人,但却热闹非凡。”

                              晚餐是藤原夫妇从前天接到凛子的电话就开始准备的,满?#38647;?#20196;人目不暇接的色彩,从?#22949;?#21040;餐具,都是在他们的工作间打造烧制的。可能因为听说带来的客人常年旅居国外,他们特别烤制了松软的面包作为主食。

                              可能常年劳作,饮食和作息遵循自然之法,藤原夫妇两人,除了白发和皱纹之外,完全看不出是六七十岁的人,精神矍铄,干活麻利迅疾。

                              “我们从去年在房子四周种上艾草,昨天河西还用干艾草把房间熏了一遍,今晚肯定不会发生上次的事情了。”藤原太太笑着说。

                              “去年是在这里吧,起了红通通两个大包。”凛指着?#32422;?#30340;鼻尖,同藤原夫妇一起哈哈大笑起来,“那时候?#28784;?#35828;有多滑稽了,身上都?#21069;?#19981;说,还刁钻地叮那个地方……”

                              凛同他们像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人。无所?#24605;桑?#30021;所欲言的聊,聊到开心处三人开怀大笑,不时把我带入他们的?#29420;?#20013;,整个屋子流动着温暖的橘黄,又见到一个从未见过的凛。

                              入夜,我和凛分别在一楼和二楼的茶室和客房睡下。透过清冽月色打到竹纸糊的木隔窗,婆娑舞动的树?#26696;?#30422;?#31995;?#26495;,使人心神摇曳。

                              “哐当~”隔窗开了一角,搅动一池清影。

                              温热气息如猫一般悄无声息,钻入我的被窝。

                              “凛,怎么了,睡不着吗?”全身的血液齐刷刷往?#28304;?#20914;贯而去,贴身的距离,我能感受到她身上柔软?#25913;澹?#22914;同月色般透亮如缦的纱衣,她喷薄而出的气息,若有似无,如同站在?#39057;垂?#38420;森林前,迎面吹拂的风送来的,整座森林的气息。

                              她哭了,夜色如水,月光明朗,她?#25104;侠?#27700;如瀑,掩映在凌乱发丝中。自然而然地,没有犹豫和?#23546;牽?#25105;就是,伸手环抱住她,?#19997;?#19990;界上最微小的她。同时尽全力保全身体中,尚未熄灭的理?#24688;!?p>  “你知道是我吧,凛。”我小心翼翼,试探着说道。

                              “一游。”

                              她从我怀中伸出小小的头,如同一头失群的野兽,她眼中清晰倒映出一个我,凛钻?#20384;矗?#38752;近我的脸庞,?#19997;?#25105;能清晰?#32622;?#24863;受到她?#32426;?#26377;节的肋骨,细腰盈盈一握,吹弹可破,?#25913;?#22914;水的皮肤,还有苍白肤色映?#21335;?#32418;润发亮,如血溅雪地的唇,她所有的完美无?#20445;?#22312;?#19997;蹋?#22914;同高悬圆月,更加美的,把你带入真实的幻梦中。

                              “你知道,你还是个孩子,而我是个长你一半年岁的成年人吗?”脱口而出的瞬间,我的心碎得无法自我,内心懦弱黑暗的那个部分不断滋长,在把我往深渊拉扯,我害怕她又脱离我而去,而今晚,清朗月光,?#36335;?#26159;我唯一可以到达她心之寂地的唯一路?#23613;?p>  她吻了我,花瓣纷纷扬扬,融化入地。

                              我?#19981;?#21563;了她,一开始只有冰冷的感觉在交融,在某个瞬间,好像到达燃点,我的身体开始被火焰打通,一路燃烧,我开始忘记?#32422;?#30340;名姓,忘记此生此身,过去未来。从她通明的脸上,我看到那星火点,不止点亮燃烧了我。

                              “啊~”她唇齿间压抑着发出疼痛的息喘,我没有停下来,只听到?#32422;毫?#22768;说道,“对不起,对不起?#20445;?#30495;的可以这样吗??#34180;?#20320;知道?#32422;?#22312;做什么??#34180;?#35832;如此类的刺耳的噪音,也融化在凛断断续续地喘息中。

                              不知何时,我们都双双褪去身上多余的部分,向彼此坦露,我们降生于世时,最开始的模样,最真实最毫无保留的模样。

                              她的身体如同一团在风中舞动不止的火焰,而我则如飞虫,扑火而去。

                              但是,也是万幸,那个一头长卷发,同凛构成阴阳两极的人,横亘在我们中间,我们找不到?#29275;?#25110;者说一条路?#21486;?#36890;向彼此的身体,真正地融合,交织,尽管燃烧,但是最终还是,无法燃尽,凛的心?#24148;?#25105;的心结。

                              ------题外话------

                              在这个雨水过后,此消彼长的雨夜前,总还觉得我们最亲近,然而时日远去,没有什么可以确定,摇摇欲坠,像擎灯跨海的少年。

                            打赏

                            每邀请一位新?#27809;?#26368;多奖励1000元宝,上不封顶,多邀多得!

                            神奇推荐位
                            关闭
                            红包规则
                            1.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29275;没?#22312;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
                            2.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20572;?#25910;藏红包、订阅红包、月票红包。
                            3. 收藏红包:收藏过该作品后,才能抢红包,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27809;?#21482;能抢一次。
                            4. 订阅红包:在订阅红包开启时(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订阅(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该作?#20961;?#33021;抢红包,每个订阅红包每个?#27809;?#21482;能抢一次。
                            5. 月票红包:单?#27809;?#32473;该作品投月票数量=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投1张月票可抢1次,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以此类推,?#30475;?#25250;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单个月票红包同一?#27809;?#21487;抢多次,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个人中心】-【我的钱包】-【奖励记录】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
                            11选5杀号精准公式99 澳洲幸运8官方网站 内蒙古11选5前三直遗漏 真人龙虎斗倍投技巧 福建11选5任2稳赚 11选5任八最保本买法 金牌六肖中特 新疆十一选五前三 曾道人两肖一波料 甘肃11选5前三直分布图 hg体育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 云南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腾讯彩票 快乐飞艇55五十五秒是官方开蒋吗 快乐双彩新浪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