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瀟湘首頁>古言>帝姬養成計劃

                            第四十一章 飛花小筑(PK最后一天一更)

                            書名:帝姬養成計劃|作者:染青子|本書類別:古言|更新時間:2018-09-23 10:11:49|字數:3572字

                              靜水流深處,自有山雀踏歌、飛花搖影之避世清閑處所,中有墨發白衣謫仙人面向庭院跪坐,手中雪白絹帕緩緩而過,擦拭過的長刀寒光凜凜,刀身卻映出一對不含悲喜的丹鳳眼眸,煙灰色的眸子能一顧春盛、再顧炎炎、三顧令人前塵盡忘——長安城西郊飛花小筑,今日這是華裳在京城逗留的最后一日。

                              “不可能,你瘋了!”

                              美好的畫面被孟天冬一聲震天響的怪叫打得支離破碎,“人家可是公主,綁走是要被通緝的!”

                              “隨口說說罷了。”

                              華裳一臉認真的模樣,可讓人一點也看不出他只是嘴上這樣說說。

                              “沒戲!公主昨天就回點幽臺了,何公公親自去宣的旨。”孟天冬翻了一個白眼,絲毫不在意自己一雙桃花眼的美好形象,“我還聽何公公說,明年公主及笄,皇上要封她做鎮國公主,你呀這輩子也沒戲……嘍。”

                              話音剛落,孟天冬就看見自己鬢邊的一縷頭發飄飄悠悠地落在了木質地面上,自己的一張俊俏臉龐邊上隔了一指甲蓋厚度的地方,華裳剛剛擦拭的那把東瀛長刀正架在那里。

                              “你、你把這東西拿開。”孟天冬僵直著身子,斜著眼睛死死地盯著閃著寒光的刀刃,咽了口唾沫說道:“開、開玩笑而已,您華裳大人攬盡天下女子芳心,崇華公主早八年前就是您的人了。”

                              華裳把長刀移開,煙灰色的眸子絲毫不受孟天冬怨毒目光的侵蝕,仍舊是專注地擦著刀。

                              “一人足矣。”清冷的聲音聽不出喜怒,華裳低著頭輕輕地念道。

                              孟天冬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在他看來華裳這種人在此情此景之下哪怕說的是“明天老子要當皇帝”這種話都比他剛才說的話更符合他在自己心中一貫的形象。華裳冷不防地蹦出這樣一句話,簡直就像是《三國》里曹操突然看上了街邊的一個小媳婦,然后就握著人家的手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我不打仗了,就一生一世陪你看流星雨”一樣的詭異。

                              不過心地善良孟天冬,從來不會在別人沉迷于愛情的時候潑上一盆冷水,“你就算當了玄冥司,皇上也不可能把最寶貝的公主殿下嫁給你的,他最討厭玄冥司。”

                              “怎么這么聒噪啊?”華裳閉著眼睛摸了摸耳朵。

                              從天而降一個不知來處的黑影,提起孟天冬的脖頸就仿佛提留這一只小奶貓一樣地將他“送”到了門外,末了還像模像樣地一拱手,“孟大人慢走,不送。”

                              “凜紀,連你這個狗崽子都敢……”

                              “砰!”

                              孟天冬話還沒有說完,飛花小筑的門就被關上了。他氣得照著門檻踢了一腳,心道自己好心來通風報信,沒想到落得如此下場,這主仆倆沒一個好東西!

                              且說凜紀踏著風一般地回到了庭院中,因為此時華裳身邊除了他就只剩下一個在內堂昏睡不醒的未央,故而送走了孟天冬后他站到了華裳身后等著給自家大人端個茶送給水什么的。華裳擦好了刀,把它遞給了凜紀。

                              “東瀛的刀倒是秀氣,細長細長的還挺鋒利。我記得你師父說你會用這個。”

                              凜紀掂量了一下刀的分量,抬手抓了抓臉頰,“那年來了幾個東瀛人踢館,被師父打傷一個了。后來他們在山門住了一段時日,有個浪人教了我一段時間。不過師父說我還是修暗器和短兵器更有天分,就沒再繼續學下去。”

                              華裳站起身活動了一下筋骨,拿起一旁的折扇指了指庭院,“過兩招。”

                              “哦。”凜紀沒多想,跟著華裳來到庭院。上一次過招自家大人把自己打得郁悶了好幾天,這一次他不想再那么輸得慘,于是一開始便氣勢洶洶的發起了進攻。

                              左劈、右砍、橫切……慢慢地凜紀就覺得自己好像又被戲耍了,他一向自負于出手速度的迅猛,但是自己快裳大人就比自己更快。他一身白袍衣袂紛飛,自己卻連他的衣角都別想碰到。每每自己找到似乎可以近身的機會,裳大人的扇氣就會把自己逼退幾步。

                              幾輪交手下來,凜紀累得滿頭大汗,左左右右找不到了華裳的蹤影,卻不知華裳正在他身后的樹上坐著乘涼。

                              “你這樣就死了。”華裳不緊不慢地說道。

                              凜紀這才回過頭去往樹上看,卻不知剎那間華裳早已飛身落回凜紀身邊,一抬手折扇橫在了他的頸間,“幸好只是把扇子。”

                              凜紀知道自己又輸了,不僅是輸,而且可以說是慘敗,因為直最后他連華裳的位置都沒有找到。

                              長刀回鞘,凜紀又不禁郁悶起來。華裳看了看天色,擺手讓凜紀回到他暗衛該待的地方,果然不一會兒便聽到由遠及近傳來了馬車的聲音。

                              “哎呀,這長安還有這么好的地方?”下了馬車的南清麟忍不住“嘖嘖”地贊嘆起來,“清泉流水,飛花入幕,像是神仙住的地方一樣。”

                              跟著他下車的是一個身材高挑,文質彬彬的男子。那男子一雙帶著華家人特有的傲慢眼神的鶴眼打量了一下四周,笑道:“歷來玄冥司喜愛風雅,從此處就不難想象洛川是什么樣的仙境了。”

                              聽到這話南清麟納罕,“不是你這些年在聯系裳公子嗎?怎么,你沒去過洛川?”

                              華里容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從來沒有人能讓華裳親自露面接待,這六年來我們與他的聯系都是靠徵羽閣一位叫做宮弦的花魁娘子來辦。”

                              “花魁?”南清麟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他不明白好端端的裳公子怎么還跟花魁扯上了關系。

                              “說來話長,以后再告訴殿下。”華里容并沒有打算在這件事上浪費時間,“臣去敲門。”

                              南清麟這才想起自己的緊張。他搓著雙手跟在華里容的身后,嘴里念念叨叨的全是來之前宋婉教給他說的話。

                              原本華裳的書信上說的是要見南清麟一個人,可是南清麟想了半天還是覺得害怕,又因為華旭也不希望南清麟撇開他們單獨與華裳會面,是以兩廂一拍即合,都選了華里容陪同前往。

                              也不知道華裳會不會因此而怪罪。華里容敲過了門,心里一時間也是七上八下。不過敲了一會兒,門內卻無人來應門,兩個人面面相覷,全然不知這飛花小筑之中現在只有華裳一個明面上的“孤家寡人”,而華裳又是絕對不會去應門的那種人。

                              南清麟伸手試探性地推了下門,沒想到門竟然真的開了,他咽了口唾沫對華里容說道:“就、就先這樣進去,先看看。”

                              進門之后只見庭院中假山流水精巧絕倫,開放式的廳堂正對著庭院,一個雌雄莫辯的絕世美人一身白衣正坐在其中喝茶。兩人對視一眼,心中已知這就是玄冥司的副使華裳大人了。

                              “初次見面,裳大人有禮了。”華里容一揖,先開口問候。

                              華裳煙灰色的眸子只看向傻站在原地的南清麟,“宣王殿下有禮。”

                              華里容訕訕一笑,站直了身子。這個華裳竟敢藐視、不、這根本就是無視自己的存在,他以為他是什么人,不過是個十八九歲的后生罷了,還沒成為玄冥司就這樣讓人討厭!

                              當傲慢遇上更加傲慢,自慚形穢的一方往往惱羞成怒,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

                              “華裳公子看著年輕得很。”正當華里容怒火中燒的時候,南清麟卻沒頭沒腦地這樣說道。

                              “草民小殿下三歲。”華裳的眸中閃過玩味的神情,“兩位坐。”

                              落座之后,華裳給他們兩人倒了茶。因為剛才南清麟的一句話,華裳覺得這個人有點意思,不由將態度放得平和了不少。

                              “宣王殿下有意奪嫡嗎?”

                              從來沒有人真的這樣問過南清麟,他一時間有些愣住。自己真的有意奪嫡嗎?也許吧,否則這些年他又是在做什么呢?

                              “草民是說,你是想做皇帝還是只不過想要戰勝太子一次呢?”

                              世上就是有這樣一種問題,看起來既深刻又尖銳,可事實上提問的人根本不在乎答案。就如華裳,他才不關心南清麟的動機,他只不過是想要找一個對南清嘉足夠友好的人來繼承皇位,太子是肯定不行的了,所以他能選的只有這個看上去不太成事的宣王。

                              “當皇帝吧?”南清麟帶著疑問的語氣回答華裳的這個問題,然后他稍微停頓了片刻小心翼翼地問道:“裳公子,你為什么愿意支持本王?”

                              “因為我實在不喜歡您的大哥。”華裳給自己的杯中續了水,那樣子絲毫沒有沒有想要掩飾的意思。

                              華里容被兩人的對話嗆得咳嗽起來,按照他從小所受的教育,這樣的對話是絕對不應該出現該今天這樣的場合的。這是什么情況,現在大家過招都這么直白了嗎?

                              南清麟也不生氣,只是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這是宋婉問他的問題,當時他的回答跟華裳剛才的回答幾乎是分毫不差,雖然這樣聽起來還是讓人頗為沮喪。

                              接著就是一陣尷尬的沉默,華里容看了看兩人的神情,清了下嗓子說道:“不知道裳大人約見宣王殿下所為何事?”

                              “倒也沒什么大事,”華裳煙灰色的眸子深不見底,直直地看著南清麟那張毫無波動的迷茫的臉,“既然要支持宣王,總不能一直不見面。回頭在下再度進京,還請宣王多行方便。”

                              “您要離京了嗎?”

                              “今晚就走。”

                              ……

                              如是的對話進行了將近一個時辰,最終華里容終于因為不想再忍受華裳傲慢的態度而拂袖離開,飛花小筑內只剩下了南清麟與華裳兩人。

                              華裳挑眉,“你現在不應該追出去傻乎乎地問發生了什么事嗎?”

                              南清麟還是那副無動于衷的沒用模樣,“華旭說,面對你誠實最重要。”

                              華裳擺弄折扇的手一頓,眸中終于顯露出一絲認真的神情,“那就再回答一次我最開始時的問題。”

                              南清麟的表情很寡淡,這是他時隔八年之后又一次露出這樣的表情,“我只是要讓我的五弟走得安心。”

                              “這么說,目標是皇后和太子?”華裳放下了手中的折扇,似笑非笑的目光注視著南清麟。

                              “還有父皇和淑妃,以及你也討厭的尹重樓,他們都是參與者。”

                              “真是重情重義。”華裳語氣不明地感慨。

                              “八年前我妹妹救了你之后就一直惦記著你,可是父皇討厭一切跟玄冥司有關的人。”南清麟微微停頓了一下,“可我不一樣,我無所謂。”

                              “是么?”華裳眼眸中的神情愈發深邃,“那預祝我們都能信守承諾,心想事成。”

                            ------題外話------

                              今天是PK的最后一天了,看成績青子蹦跶的日子明天就要結束了,沒想到事到臨頭居然看開了。今天依舊是二更,評論有獎勵,獎勵很豐厚,詳見公告或置頂評論~也祝大家中秋節快樂,心想事成~感謝各位追文的小可愛,昨天的獎勵已經全部發放了,請注意查收~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打賞

                            每邀請一位新用戶最多獎勵1000元寶,上不封頂,多邀多得!

                            神奇推薦位
                            • 重生之軍中鐵漢追嬌妻

                              于桐 / 著

                              當人命不久矣的時候,總是在回首往事,白欣欣就是這樣,這輩子過的,沒有一件事是可以慰藉...

                            • 禍世馭靈師:逆天世子妃

                              卿淺 / 著

                              【男女雙強雙潔,爽文寵文,大膽跳坑】這是一個廢材棄妃逆襲成天才的故事,也是一個腹黑世...

                            • 侯門棄女:妖孽丞相賴上門

                              偏方方 / 著

                              一覺醒來,穿越到一個歷史上沒有的朝代,喬薇無語望天,她是有多倒霉?睡個覺也能趕上穿越...

                            • 寒門寵之世子妃會抓鬼

                              七艷少 / 著

                              家貧四壁的陸小果為了二斗米嫁入王府沖喜。眼見病怏怏的美人夫君色心大起。于是,雙手掐腰...

                            關閉
                            紅包規則
                            1. 作者紅包是由作者設定領取條件后發放,用戶在滿足條件后領取獲得的紅包獎勵。
                            2. 作者紅包有三種類型:收藏紅包、訂閱紅包、月票紅包。
                            3. 收藏紅包:收藏過該作品后,才能搶紅包,單個作品下的收藏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
                            4. 訂閱紅包:在訂閱紅包開啟時(紅包有效期48小時內)訂閱(只限瀟湘幣和元寶訂閱)該作品才能搶紅包,每個訂閱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
                            5. 月票紅包:單用戶給該作品投月票數量=可搶該作品月票紅包次數,投1張月票可搶1次,投10張月票可搶10次,以此類推,每次搶紅包后扣除相應次數。單個月票紅包同一用戶可搶多次,搶紅包次數僅限當月有效。
                            6. 你可以在紅包領取記錄和【個人中心】-【我的錢包】-【獎勵記錄】中 查看你領取的紅包詳情。
                            11选5杀号精准公式99